“国窖”防灾体系脆弱 红高粱基地被殃及

2020-02-14 08:09 来源:网络整理

脆弱的“国窖”防灾体系

国窖1573广场是泸州众多与“泸州老窖”有关的广场之一,因为拥有四口源于明代的窖池而闻名遐迩。现在,则已开发为一个国家4A级景区。

“这个景区的日常经营和维护是由老窖下属的文化旅游公司承担,我们只是例行行业监管。”7月26日,泸州市旅游局发展管理科科长李中华向本报记者介绍,“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国窖广场这次主要受灾集中在游客中心、酒史陈列室、博物馆等,损失比较严重,已经暂停对外开放。估计在半年时间内难以完全恢复开放。”

前距长江不过百米,后有城市排洪通道,景区内有迂回曲折的人造水池水系,整体处于地势低洼地带的国窖1573广场,显然易受水患侵扰。

本报记者了解到,在《国家4A级旅游景区评定标准》和《文物保护法》里面,都有关于防火、防水等防灾体系建设的严格标准。

“当时,老窖下属的旅游文化公司是作为企业法人的资格申请A级景区评定的,这个评定标准也很严格,而且每一年都要进行复核查验。”李中华解释说,“按照惯例,本周(7月23-27日)就是省里派专家组核验时间,但就因为水灾,我们已经申请推迟核验。”

“因为国窖是国保文物,所以24号我们就派人员当场查看受灾情况了,结果是没有受到丝毫损失。”7月26日,泸州市文物局局长冯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平时在国窖的保护上,我们都一直很重视,据我了解,老窖公司在防灾上有相当完备的机制和方案,而且每一年都要在文物局报备。”

当本报记者提出要查看由泸州老窖公司呈报给文物局的关于国窖防灾报备文件时,冯健以“不方便查阅”予以拒绝。但他表示,国窖1573广场这次洪灾受损失,第一是没有想到洪水有这么大,第二是广场在排洪上有需要完善改进的地方,并称“政府已经有完善广场排洪的一些想法,下一步应该会实施”。

7月27日,泸州老窖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防火也好,防洪也好,老窖的安保体系应该说在酒类企业里面是做得相当不错的。”同时,他对网上关于“国窖受淹,停止酿酒”的传言予以驳斥,称“国窖是按照惯例在夏季封窖,与水灾没有任何关系”。

被殃及的红高粱基地

50年一遇的7·23长江特大洪水,除了给1573国窖池带来的“零星进水”,景区“半年内都难以恢复开放,损失超百万”的后果之外,泸州老窖数万亩的有机红高粱基地也被此次洪灾殃及。

7月25日,本报记者来到位于泸州市黄舣镇永兴村的泸州老窖现代农业示范区的核心区,此处有1700多亩的“国窖1573”有机高粱种植基地。放眼望去,快要成熟的红高粱漫山遍野。

当地一名村民称:“若不是来了水灾,这些高粱都已经开始收割了。”本报记者注意到,位于洼地的高粱基地,修建有专门的排水沟渠,纵横交错,十分发达。但位于坡地的高粱出现大面积的倒伏,即将成熟的高粱穗浸埋在泥土和积水中。

“这次水灾对红高粱基地的确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但不是很严重。”红高粱现代农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的一名负责人向本报记者称,“这么大的水灾,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最近很多领导都下到各个基地去视察灾情了。”

当本报记者询问是否掌握受灾情况时,这名负责人称“数据还在进一步统计之中”,同时表示“没有集团公司的许可,不会对外透露”。

一份本报记者从泸州市农业局获得的资料显示,“7·23”长江特大洪水造成泸州市境内的红高粱5.25万亩受灾,其中成灾1.95万亩,绝收0.6万亩。

“洪灾对于接近成熟期的高粱影响不大,但高粱倒伏,穗子长期浸泡在水中就容易发芽,这样损失就大了,所以我们现在正在预防可能下一轮的强降雨和洪水,同时也抓紧时机收割已成熟的高粱。”泸州老窖红高粱现代农业开发公司办公室的这名负责人向本报记者如此解释。

7月27日,本报记者向泸州老窖企业文化中心负责人询问相关情况,他以“不掌握相关情况”为由而没有正面回应。”

关于“7·23洪灾”,泸州老窖在其官方网站上接连发表三篇文章,耐人寻味的是只字未提及有机红高粱基地受灾事实,甚至在7月25日还发布了一篇“高粱红了”的名家文化采风活动。

分享到: 

相关资讯

热门加盟推荐
加盟行业导航

浙ICP备18032557号-2

网站地图 专题